小佛爷话音落下,全场瞬间陷入沉默,几秒钟之后,随即爆发出各种叽叽喳喳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敢直接怼秦正中,这几个家伙貌似来头不小啊..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yang城卧虎藏龙的猛人多了去,说不定是哪位隐藏的大哥没收到请帖不高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好戏看喽,你们没看秦正中的表情都变了,等着吧,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跟我同桌的几个社会大哥饶有兴致的交头接耳,整个宴会厅里其他桌上的人估计唠的也都是类似的话题。

    小兽嘴里裹着一根棒棒糖,含糊不清的哼唧:“讨厌鬼,你看着没,是混蛋小佛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嘘!”我连忙把手指头壁比划到嘴边,同时朝着钱龙眨巴眼睛示意。

    现在全场将近一两百各行各业的“哥”字辈儿、“爷”字辈儿的存在,如果我们敢表现的太过扎眼,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同样被万众瞩目的秦正中迟疑几秒钟后,话筒举到嘴边,淡撇撇的出声:“朋友,今天的邀请会是我主持的,不管你要找什么人,可以直接跟我对话。”

    “曹尼玛的,你们算干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特么当我们yang城无人是吧,海外流窜的小组织也敢跳出来要画面!”

    秦正中话音落下,跟他同桌的四五个青年一股脑全都蹿了起来,有两个家伙更是直接抄起了桌上的酒瓶和餐盘,大有一言不合、马上就磕的架势,我认识那几个蹦跶着要替秦正中维护尊严的选手,一个叫闫鹏,还有一个叫袁涛,都属于内种家里老子有钱,带混不混的二世祖。

    而大厅其他桌上的客人几乎全都摆出一副看稀罕的模样,时不时爆发出阵阵起哄的声音,也听不出来具体是向着哪头,我瞟视一眼,自言自语的嘀咕:“真尼玛是看热闹的人不怕事儿大,瞧出殡的不怕殡大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对话呀,也行!”此时小佛爷已经带着王鑫龙和陈花椒走到了秦正中所在的桌旁,随手直接将麦克风丢掉,麦克风砸在桌面上发出“吱吱”尖锐的刺耳声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你们什么意思,还想跟秦哥比划比划吗!”闫鹏攥着酒瓶子,瓶底一端指向小佛爷。

    “他们问我啥意思呢大弟儿,你说应该是啥意思。”小佛爷轻轻拍打两下自己的胸口,侧脖朝王鑫龙吧唧嘴。

    王鑫龙二话没说,一个垫步冲上前,甩手就是一记大嘴巴子直接裹在闫鹏的腮帮子上,瞪着眼珠子厉喝:“曹尼玛,你蹲下抠着肚脐眼好好品品,我们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去尼玛得!”另外一边的袁涛抡起酒瓶就朝王鑫龙的脑袋上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站在佛爷左边的陈花椒抬腿径直揣在袁涛的胯骨肘上,接着又腰后『摸』出一把“仿六四”直接戳在他额头,眯缝眼睛微笑:“咋地兄弟,脸『潮』想晒晒呀。”

    “嚯..”

    “这帮人什么来头,竟然敢直接当着秦正中的面掏枪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哪冒出来的生慌子吧,在秦正中面前玩枪,那不跟老寿星上吊一样嘛,简直是或腻歪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这桌子的几个社会大哥立即评头论足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陈花椒掏枪,不止秦正中桌边的那群人全傻眼了,就连我也跟着一块懵『逼』。

    别人我可以不管,可陈花椒那是我亲堂哥,如果因为这点破事让他陷在秦正中的手里,别说我爸那头不好交代,我自己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

    auzw.com

    就在我打算起身救场的时候,小佛爷再次开腔:“老秦家的是吧?上上京的罗家听说没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正中顿时间一怔。

    “哦差点忘记了,你肯定听过,你是从绿营里转业来的yang城,以前是在防城g服役来着,对吧?”小佛爷一手搓着自己腮帮子,一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:“我打个电话,有人想跟你聊几句,对方姓罗。”

    秦正中皱了皱鼻子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小佛爷将手机递给对面的秦正中。

    秦正中迟疑片刻后,接了过去,接着将手机贴到耳边,起初他只是“嗯嗯啊啊”的应声,说到后面的时候,我看到秦正中微微有些驼背的腰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绷直,大概能有半根烟的功夫,秦正中表情复杂的将手机递还给小佛爷。

    “不用我再跟你多说啥了吧?”小佛爷抬手在秦正中的脸蛋子上掐了一把,笑声粗犷的又问:“你今天的场子,我能不能砸的起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秦正中声音很小的点点脑袋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哥们,不太服气?”小佛爷抻直手掌在秦正中的脸蛋子上“啪啪”轻扇两下,骤然提高调门:“拿出来你当初喊号子的莽劲儿,我他妈能不能砸得起你的场子!”

    秦正中悲愤无比的咬牙低吼:“能!”

    “能就好,来你上桌吧。”小佛爷揪了揪鼻头,随即一屁股崴坐在秦正中的旁边,接着又指了指桌边的其他人骂咧:“都特么什么驴马癞子,谁给你们跟我坐一桌的勇气?滚,马上滚!”

    桌边另外几个陪客,也算得上yang城能数得着『性』命的大亨迟疑片刻后,一个接一个的站起来离席,反观刚刚意气风发的秦正中,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,耷拉着脑袋既不言语也不吱声,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小佛爷是让秦正中跟谁通的话,但只通过一个电话就能让他变得老老实实,足以想象到对方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位置都空出来啦,感觉自己实力到位的,可以主动上桌。”小佛爷自顾自的从桌上抓起一包烟,潇洒的抛起一支叼在嘴里,歪脖大笑:“人这玩意儿吧,不争不抢是优点,可特么啥都往外让,那就属于懦弱。”

    刚刚被王鑫龙一巴掌抽到鼻血直流的闫鹏手捂脸颊,喘着粗气吼叫:“曹尼玛得,你等着昂,老子今天要是让你们活着走出聚龙阁,我把闫字倒过来写,小涛打电话把家里兄弟都喊过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佛爷再明显不过的暗示,我直接起身,双手『插』兜的朝着最中央的主桌方向走去,同时昂头冷笑:“你喊人要干啥啊?给你爹披麻戴孝吗?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声音,暴跳如雷的闫鹏顷刻间瞪圆眼睛:“王朗,你这是准备帮着外人欺负咱们yang城的同行吗?”

    “外你『奶』『奶』个哨子,打你的是我头狼家兄弟,旁边另一个是我朗哥的亲堂哥,你们自己酝酿酝酿,谁是外人!”钱龙吐了口唾沫,梗着脖颈臭骂:“不鸡八乐意搭理你,自己赶紧找台阶滚蛋,你要是非想拼一下,我头狼陪着你定公母!”

    说罢话,钱龙掏出手机开始拨号:“余佳杰,给我点几十号兄弟,马上、立即砸了闫鹏和袁海的那家破哔经纪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朗哥,没必要吧。”闫鹏瞬间冷静下来,呼哧带喘的低吼:“以后咱们都抬头不见低头见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我抡起胳膊就是一巴掌抽在他脸上,将丫打的原地晃动两下,接着皱眉厉喝:“你特么跟我哥和我弟飙马力,还想让我给你留面子,咋那么会想呢,记住昂,从今儿开始,咱们抬头不见、低头也不会再见,别让我主动找你,滚出去以后马上打车逃离yang城。”

    说罢话,我稳稳坐在小佛爷的旁边,自顾自的的倒上一杯酒,仰脖牛饮:“我觉得实力到位,跟你们一块吃饭喝酒不卡脸。”

    宴会厅里立时间陷入死一般的静寂,将近半个yang城社会圈的大哥二哥们全都一眼不眨的望向我们这边。

    大概五秒钟后,李倬禹从另外一个角落里站起来,带着洪震天坐在我旁边的空位上,笑呵呵的出声:“我觉得我实力也到位!”

    “我们高氏集团,应该也勉勉强强吧..”同一时间,高利松叼着烟卷走上前来.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男人三十(人到中年)  赘婿当道(岳风柳萱)  大叔,别闹了  美女明星看上我  漫威之电影大破坏  重生之绝代仙尊  宫乱九锦  超品神体  小妻吻上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