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意外之喜

    雨势比之前大了些,渐成瓢泼之势。

    赵承衍就那么直挺挺坐着,洞若深渊的一双眼落在赵盈身上,久久不曾挪开。

    赵盈听着屋外滴答雨声,心中烦闷起来。

    她死的那天,雷声轰鸣,一场瓢泼大雨,像是老天爷为她哭红了眼,收不住泪水。

    她讨厌下雨天。

    赵盈抬手去揉鬓边太阳穴,为着雨声而头疼,视线也从赵承衍身上收回来,踱步往侧旁坐下去,索性破罐子破摔:“皇叔既然什么都知道,还非要再问一问我,听我亲口说吗?”

    像是被惹怒的小兽,亮出獠牙和锋利的爪,是要伤人的。

    赵承衍不疾不徐的理袖口:“记得上次在宫里我问过你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——你这一生,是为旁人而活,还是只为了你自己而活着。

    赵盈心底的烦躁莫名消退大半,她坐在那里,端着,拘着,侧一侧身,又看过去:“皇叔不责骂我?”

    赵承衍笑了笑:“怪不得这副模样,原来是以为我把你叫来听训的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顿住,想到什么,又挑着眉心问:“所以宋云嘉冒雨而来,你却不见?”

    被说中心事的少女面颊微红,先前端出的气势弱下去:“表哥总喜欢说教,我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她别开眼,赵承衍心中却明了。

    宋家的那个孩子,简直是他所见的小辈孩子中,最迂腐的一个了。

    大抵世家便是如此,他又是宋家晚辈里最出色的一个,莫说他爹和叔伯,只怕就连母后,也指着他来日光耀宋家门楣。

    这样的孩子,养成这样,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愚忠迂腐却不会出大错,一辈子就那么按部就班的走下去,横竖他是太后侄孙,身后站着整个宋家,只要他四平八稳的走下去,还怕没有位极人臣的那天吗?

    “你既有心朝堂政务,近来在看什么书?”

    这话题转的也是够快的。

    赵盈眼睫闪了闪:“早前翻过一阵《三国志》,这阵子再读《反经》和《孙子兵法》。”

    赵承衍问的随意,她答的倒一本正经,他漫不经心抬眼去看:“能读懂?”

    她小脸儿又红了两分。

    他看在眼里,只管笑,又挥手叫她去:“你去吧,读书是要循序渐进的,只是你眼下心急,急于求成,我的规劝你也未必听,若是有读不通读不懂的,来问我,别自己瞎琢磨。”

    这简直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书她以前就看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聪明,学起什么都快,小的时候只是贪玩了些,身为公主,也用不着非要读这类书,后来自己琢磨着,公主府中养有门客谋士,何况她的驸马还是京城有名的才子,自然没什么不通不懂的。

    但赵承衍既然松了这个口,她来日在朝政上有什么要请教的,甚至是请他出面帮一把手的,都方便开口的多。

    而且赵承衍对她参政的态度,不似宋云嘉那般抵触,这就是最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赵盈眼底的暖意如三月间春回大地的灿烂,等站起了身盈盈拜礼,嘴里只说着好听话去奉承他,奉承完了,听着他的吩咐就要往门外退。

    人走了大约有那么三五步,赵承衍声音又响起,也就说了两个字:“对了。”

    赵盈下意识转头:“皇叔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后日安排你见沈明仁,提前告诉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赵盈眼底的笑意肉眼可见的消失,在那一瞬间,入了赵承衍眼中的是浸入骨髓的寒意,带着摧枯拉朽之势,几乎要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可也就眨眼的功夫,她尽数敛去。

    就好像那天,夕阳的余晖笼罩着整座宫城时,薄薄的金光洒在她身上,他低头侧目去看,分明有一瞬间她心底所有情绪再藏不住,偏偏她克制隐忍,把一切都敛在了宫墙底下,任谁也挖不出来。

    赵承衍微怔:“沈明仁真没有得罪过你?”

    他是脱口而出问出口的。

    放在平日里,这应该算得上多管闲事了,而燕王殿下,最不惯管他人闲事。

    前世的积怨与满腔恨意自然无法与赵承衍言说,而赵盈又实打实的没怎么同沈明仁接触过。

    当年成婚后她才试着去了解她那位驸马的身世——沈明仁并不是沈家最受宠的孩子,自然也不是沈殿臣最中意的儿子,十岁前一直养在他们老家并州,到了十岁才被沈殿臣接到京,而后发奋苦读,花了六年的时间,才压过他长兄风头,得了沈殿臣的欢心,也是自他十六岁那年起,第一贵公子的名号,在京中叫响起来。

    但赵盈知道,糊弄不过赵承衍。

    上次宫里赵承衍就问过她,是不是不喜欢沈明仁,那天他一定是看出些什么,今天也一样。

    赵盈面色缓了缓:“他没得罪过我,我也没怎么接触过他,不熟识。只是先前西北之事,沈阁老总逼着皇叔往西北,大义凛然的,好像皇叔不去,就是十恶不赦一样,我觉得烦,自然不待见他。”

    赵承衍扑哧笑出声来:“真是孩子话。”

    可他又思索一会儿,极其敷衍的哄了她两句:“母后还挺中意他的,何况他年轻有为,后日见了人家,你别太过分。他爹是他爹,他是他,记住了?”

    赵盈苦着一张脸:“我不能不见他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那大概是不能。

    昨日进宫,太后八成是催了,不然赵承衍也不会专程提起这事儿来。

    赵盈小脸儿垮着:“后天不行,我答应了薛闲亭,后天陪他和他母亲去打醮,按脚程来说,恐怕从城外回来也要傍晚了,不合适见沈明仁,皇叔帮我换个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赵承衍对于当红娘这事儿本来就没什么兴趣,要不是太后催,他根本都懒得插手管。

    可赵盈要选驸马这事儿已经渐露端倪,她还总跟薛闲亭走的这么近,连他这个旁观的,都觉得不太妥。

    “你一点不避嫌的?”

    赵盈吃了一惊:“跟薛闲亭?我跟他从小玩儿到大的,有什么好避嫌的?”

    她不解,便反问回去:“何况来日朝堂上指望他的时候也多,我怎么跟他避嫌?”

    她又见赵承衍面色微沉,想着他接下来会说什么样的话,眨了眨眼,只好先封他的口:“皇叔放心,分寸我自己有,后天见了广宁侯夫人,我也晓得如何同侯夫人说,这事儿薛闲亭不会逼我,您就别操心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猫崽流浪记  锦衣玉令  陆太太复婚吧  我真不是如来  斗罗之开局龙神九考  白环斗罗  传奇宠物店  当反派逆袭成主角  美漫诸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