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毫不吝啬的奉上了夸奖,眼神里充满了对他的赞赏。

    能够以练气十一层的修为将筑基修士灭杀,这可不是光凭天赋异禀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白禇得到夸奖,笑得一双眼弯起,难得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三师兄,你笑起来好像萨摩耶啊!”

    秋月白又恢复了活力,在一旁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萨摩耶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御挑挑眉头,侧头看向秋月白,不知道她又从哪里学到了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那是一种狗……”

    秋月白缩缩脖子,话音刚落就见白禇的脸色一黑,无辜的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千仞奚默默地站在一旁,望着几人说说笑笑,眼神变得温暖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卫祭北,你还要往哪里逃?快将你拿到的东西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主动交出来,我们还可以放你一马!”

    远处断断续续传来几声呵斥,让路过此处的凤初曦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“卫祭北?这个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她小心的躲了起来,用符箓掩盖了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秘境之行后,她便知道了自己的缺点,因此决定外出来历练,增长经验与站力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虽遇挫折,却都惊险度过,平安到达了西马城的郊外。

    这还没有多远,竟然就碰上了热闹。

    凤初曦眸光一闪,心里暗自揣测着这个卫祭北是否是原著里的那位卫祭北。

    她竖起耳朵,只能听到各种乒乒乓乓的打斗声,时不时伴随着东西爆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救人?”

    她有些纠结的咬咬唇,心里既担心安全问题,又不想错过这个与卫祭北结交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哎呀算了,我总不能看着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被害死吧?”

    凤初曦纠结了一番,最终还是决定上前救人。

    她使用几张敛息符贴在身上,偷偷摸摸的向打斗处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可能沉溺于打斗中,并没有人发现她的靠近,让她顺利摸到了附近,看到了前方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一位少年瘫倒在地,身上插着一把灵剑,鲜血四流,很快就染红了他一身白袍。

    三位修士正站在他身边,威胁逼迫他将什么东西交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想死是不是?你信不信,你死了,我们也能从你身上将东西搜出来?”

    灵剑的主人一脚踩在伤口附近,顿时更多的血液飙溅出来。

    “唔~”

    卫祭北痛的缩了一下,嘴角处鲜血汩汩直流,看上去伤势极重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

    另一位修士手里转动着匕首,语气已经极不耐烦。

    见卫祭北依旧不说话,反而“装死”闭上了眼睛,他蓦地将匕首向他的头掷去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凤初曦被他这番举动吓了一跳,惊得往后退去,却不小心踩着了一片枯叶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修士的感应何其灵敏,那几人几乎在瞬间便发现了她,转身将手中的剑向她掷来。

    那速度极快,在她还未稳住身影时便已经射到了她眼前。

    看着这近到眼前的灵剑,凤初曦第一反应便是躲进空间。

    可还未等她动作,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大掌,轻松将灵剑毁去。

    随即凤初曦只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向那几人靠近,一息时间不到,那三个人便通通倒了下去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影行至凤初曦身前,冷淡的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凤初曦才知道,原来凤家在暗地里安排了护卫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一紧,开始回忆自己是否有暴露空间的存在。

    最后确定安全后她才舒了口气,笑着冲护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吴叔。”

    护卫微微颔首,便又重新隐去身形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凤初曦看了一眼身后,心里有了底厚后走向卫祭北的脚步都轻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喂,你没事吧?喂?”

    她凑近卫祭北身边,发现他竟是已经晕过去了,且生机还在不断流失。

    凤初曦心里一紧,连忙喂他服下丹药,然后扶起他偏偏倒倒的向空旷的地方行去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向这张即便满脸血污也依然挡不住“妖艳”的脸,眼神蓦地柔软下来。

    原著中,这是一个反派人物,将来会与千仞奚等人产生过节。

    卫祭北,本是魔族太和一族的少主,却因为其父意外陨落,生母下落不明而被魔族之人追杀,据说是为了什么魔族至宝。

    他从小便四处艰辛逃命,遇到各种数不清的危险,一步步艰难成长着,也慢慢养成了暴戾乖张的性格。

    成长为魔族一方霸主之后,他率领族人与灵修展开了一次大战,最终在大战中被千仞奚亲手斩杀,夺了魔族至宝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觉得卫祭北此人万分可恶,盼着他早点领盒饭,可她却并不如是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这是一个极其可怜的人。

    父亲死亡,母亲失踪,被族人追杀,从没有遇到过一个好人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才导致了后来的卫祭北出现。

    她有时候就在想,若是有人能够拉他一把,或许他就会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机会却是送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客官,请问是打尖儿还是住店?”

    客栈的小二热情的跑到门口,将一行人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一行人穿着华丽,手上的储物戒格外晃眼。

    “住店。”

    一位随从取出一个储物袋随手抛给小二,随即小心的跟在一行人身后往二楼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从头至尾,那一行人都未看过大堂里的修士一眼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还真是就差把有钱有势刻在脸上了。”

    秋月白有些羡慕的咂咂嘴,想当初,她也是这般被众星捧月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“太过招摇了可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苏御笑着看她一眼,手下却是给千仞奚添了添灵茶。

    千仞奚对别人不感兴趣,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她捧着茶杯,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过断头河。

    她们在这城里已经呆了好些日子了,如今白禇也彻底恢复了,也是时候继续出发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,必经之路断头河近些日子出现了异常,已经没人敢渡河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猫崽流浪记  锦衣玉令  陆太太复婚吧  我真不是如来  斗罗之开局龙神九考  白环斗罗  传奇宠物店  当反派逆袭成主角  美漫诸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