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日当空,炙烤着大地。

    福威镖局的后院,只见一位约十七八岁、眉目俊朗的少年,正独自一人演练着剑法。

    流星飞堕、花开见佛、江上弄笛、紫气东来、扫荡群魔、直捣黄龙、群邪辟易、锺馗抉目、飞燕穿柳、流星赶月。

    只见剑影重叠,一招更快过一招,完全分不清剑身和剑影的虚实。

    要是等闲江湖人士上来对招,一个不注意,怕是要吃个大亏!

    林舒已经把辟邪剑法也加到了二十,虽然看起来像模像样,其实压根只是个花架子,只能欺负欺负粗通武功的人,要是碰上真正的高手,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原因就在于少了那一段与葵花宝典同根同源的辟邪剑谱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天下武功唯快不破,而辟邪剑谱的作用就是让修习者的动作变得迅捷诡异,只要学会了上面的内力,不论使出什么招数,都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而辟邪剑法只不过是个障眼法,有了这速度,无论使什么剑法都能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林舒收了招式,随手挽了个剑花,将剑插回了剑鞘。

    “加点到辟邪剑法上还是有一点好处的,至少我对基础剑式已经很熟练了。”林舒的心中有了一点安慰。

    现在应该去找便宜老爹林震南谈一谈了。

    林舒有点发愁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大厅里传来了咆哮声。

    “甚么!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林舒心中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“要去华山派拜师学艺?我们林家的辟邪剑法还不够你学的吗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!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咱们走镖的最重要的是友结八方,多交朋友,少解冤家。”

    “去学习武功剑法完全是本末倒置,福威镖局福威镖局,福在上面,威在下面,这是你曾祖告诉我们这些后辈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居然要去华山派学武功!那我问你,咱们福威镖局以后谁来继承!”

    林舒一脸无辜的看着怒气冲冲的林震南。

    王夫人也被林舒的想法吓了一跳,但看着儿子被骂得狗血喷头,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大哥!你先听平儿把话说完!”

    林震南叹了一口气,看了眼妻子,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,端起茶杯说道:“说说吧,你究竟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大眼瞪着林舒,想让他说出个所以然来,好像只要一不满意,就一茶杯泼过去。

    林舒却很是镇定,没有被吓到,冷静地反问道:“我听说爹爹每年都要给青城派和峨眉派送去大量钱财,为何?”

    林震南脸色有些疑惑,平儿平日里从不关心这些事的,又是从何处得知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回应道:“镖局子的事,我向来不大跟你说,你也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今天主动提起来了,我也好好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爹手底下的功夫,自然是胜不过你曾祖父,然而经营镖局子的本事,却可说是强爷胜祖了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说到这里,脸上不住的露出了笑容,连之前发火的事情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从福建往南到广东,往北到浙江、江苏,这四省的基业,是你曾祖闯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,山东、河北、两湖、江西和广西六省的天下,却是在你爹爹手里创的!哈哈!”

    林舒陪着林震南干笑了几声,林震南并未发觉儿子的敷衍,又道:“古人说道:得陇望蜀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爹却是既得鄂,复望蜀。四川是天府之国,那可富庶得很哪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通了四川这一路,北上陕西,南下云贵,生意少说也得再多做三成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的眼里冒出了精光,仿佛大笔钱财就摆在眼前,唾手可及!

    “只是,四川是卧龙藏虎之地,高人着实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从两年前,每年春秋两节,总是备了厚礼,专程派人送去青城派的余观主和峨眉派的金光上人,但这两派的掌门人从来不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震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林舒听到此处,接过话茬,又问道:“爹爹,这两派不收送去的厚礼,可是选的镖头太过粗鲁?还是礼物不够贵重?”

    “礼物我是精挑细选犹豫再三,送礼的人也是要求他恭敬有加,自问已经做的够好了,可是为何……”林震南显得很是苦恼。

    “爹爹,平儿知道为何!”林舒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震南有点怀疑的看着林舒,说道:“那你给你爹爹说说,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“既不是礼物的问题,也不是送礼人的问题,是收礼的人出了问题!”林舒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这一说林震南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像余观主、金光上人这类人,他们最感兴趣的不是金银珠宝,而是武功秘笈!”

    “钱财乃身外之物,而武功才是他们的立身之本。有了武功钱财随手可取,甚至有人巴巴的送到他们跟前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听到这里有些尴尬,赶紧又找了个话茬:“可是那也不必要拒绝我的厚礼呀?”

    林舒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也有可能是想和我们撇清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撇清关系?”林震南今天是一肚子疑惑,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人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吗?一天没见像变了一个人似得,把自己唬得一惊一乍。

    林舒不慌不忙的解释道:“爹爹,你可知在他们眼中福威镖局已经危如累卵,不出一年,林家就要被灭满门!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外面明明是晴空万里,却有一道霹雳突然闪过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,彻底惊到了林震南,手中的茶杯险些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他手中蒸蒸日上的福威镖局,在儿子口中居然全是假象,而林家也会随着镖局彻底消失!

    “我们林家拥有偌大的基业,但却没有足够的武力护持,这就和小孩子拿着金块走在闹市上一样,怎么能不让一些处心积虑的小人动心呢?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现在没有败亡,是因为有曾祖闯下的威名震慑,但如果有人戳开这层窗户纸,就会发现福威镖局不过是一只纸老虎,只能张牙舞爪的吓唬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林中人,百无禁忌,为了一本秘笈甚么事都干得出来,更何况咱们林家还有名震天下的武功秘笈,辟邪剑谱。爹爹,这还不叫危在旦夕吗?”

    林震南听了这一番话,吓得一时无法言语,额头上不住的冒着冷汗。

    儿子的话一字一句印刻在他的心头,他反复推敲琢磨,真是字字珠玑。

    林家真的就要完了吗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剑宗旁门  洪荒之时间逆天  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