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祖父,您可知道,林家可能将要迎来前所未有的灾难。”

    林舒看出林震南精神有些恍惚,出声打断了他的思考:“爹爹,我近日修习辟邪剑法时,隐约感到这套剑法似乎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剑法使起来并不完整,单纯的使用剑招根本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实力,更别谈打赢别人了。曾祖是如何靠这套剑法搏得偌大的名声的呢?是有其他隐秘吗?曾祖有留下甚么话吗?”

    王夫人听到这些问题,心知接下来父子俩会说一些林家留藏下来的隐秘,这不是她可以听的东西,便悄悄地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林舒话说到这个程度,已经是极限了,要是直接提及林远图留下的遗训,那绝对会引起林震南的怀疑。

    可是林舒不知道的是,林震南早就隐约觉察到剑法不对劲,也曾想到真正的剑法就藏在老宅里,但由于这些年过得很是不错,害怕遗训中的预言成真,没必要去冒险,一直没有去查看。

    但听儿子分析了如今林家面临的局势,终于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祖父如果和我面临一样的问题,也会做出和我同样的选择的吧。”林震南在心里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见自己的夫人走了出去,便喝了一口茶水,对林舒说:“平儿,如果说你曾祖真的留下了甚么东西,那只有老屋佛堂里的那件袈裟了,是我们林家的祖传之物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却吓得林舒大惊失色,林震南居然知道祖宅里的袈裟?

    虽然佛堂里出现袈裟很正常,但特意强调是曾祖留下的,那就不正常了,林震南有可能已经猜到了,辟邪剑法缺失的部分就在藏在袈裟上!

    原书这处是他看漏了吗,林震南到底知不知道袈裟上写的是辟邪剑谱呢?他知不知道辟邪剑谱的内容呢?

    林舒感觉到事情稍微脱离了他的控制,和他原先预计的有些不同了,但还好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原本只是把这个世界当做“游戏副本”,自己是一个知道所有剧情的“玩家”。

    这次让他明白了,这里面每个人物都是真实的,拥有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,而自己了解的“剧本”也不一定正确,很可能因为自己的盲目自信而把自己害死!

    “在这里死了,就是真的死亡!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凛,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袈裟?”

    林震南仍然沉浸在回忆中,并没有发现林舒脸色的异常,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地开口说道:“这件事本来我会在把镖局交给你之前告诉你的,现在说了也没甚么,只不过是提前告诉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曾祖林远图公,创建福威镖局后,心有所感,为了消除杀孽,在老宅建了一间佛堂,每日拜佛念经、吃斋念佛,金盆洗手后,便去往西方极乐世界了。”林震南的一番话牵扯出一段往事。

    “逝世之前,曾把你祖父单独留在了佛堂,给他看了一件袈裟。从此你祖父便对那件袈裟讳莫如深,并传下了遗训。”

    “凡我子孙,不得翻看,否则有无穷祸患!”

    林舒心中松了一口气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“爹爹,曾祖的意思其实很是明确,林家子弟在必要时可以取出袈裟!曾祖真的严禁子孙翻看,直接将袈裟销毁即可,何必留下遗训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哑然一笑,也不在犹豫,答道:“就依你所言,明日咱们便去看看祖宅袈裟到底留下了甚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林舒听到明天去时,脸色有了一丝变化,前世各类小说中都有一个著名的定律,只要说明天去做什么事,那一定会出现变故。

    “爹爹,事宜早不宜迟,迟则生变,我想,就今晚把袈裟取回来吧。而且夜晚的话更便于隐藏,要是被有心人见着我们突然前往老宅,一定会产生怀疑的,那反而弄巧成拙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可能有别人知道剑谱所在的地方,但他还是想更稳一点,别在关键时候翻车。

    狮子搏兔,亦用全力。更何况他现在只能算一只“兔子”呢!

    听到此处,林震南再次对儿子刮目相看,不仅心细如发,做事也足够稳重、面面俱到,看来确实可以让他去接触外面的世界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仍是壮年,镖局这个摊子我还能为平儿再担几年,等过几年平儿回来,就可以放心的把镖局交给他了。”林震南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他一口将杯中的茶水饮尽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听平儿的,今晚就去!咱们父子一起看看袈裟上到底写了甚么!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剑宗旁门  洪荒之时间逆天  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