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子时,镖局中灯火尽熄,更无半点声息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只见左边墙头人影一闪,两道黑影越墙而出,并肩向西南角上奔去。

    林震南微微颔首,看来平儿没有把武功放下,这一手提气身法已经超过他了。

    林舒自然没有练过轻功,但是因为把剑法和掌法修炼到极致,对肌肉的掌控力已经很强了,加快自己的速度还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福州城中街道纵横,林震南带着林舒东一转,西一弯,这条路显然是经常走的,在岔路上从没半分迟疑,奔出二里有余,在一座石桥之侧,转入了一条小巷。

    林舒跟着走到小巷尽头,两人飞身上屋,进了一间大屋墙内。

    大屋黑门白墙,墙头盘着一株老藤,这便是林氏祖宅了。

    林舒回忆着原身的记忆,依稀记得小时候常来这,但渐渐长大就不稀罕了,破破烂烂的祖屋哪有金碧辉煌的镖局舒适呢。

    林震南抬手将门推开,一层层的灰尘簌簌而落,两人拿出准备好的蜡烛点燃,往四处一照,角落各处都结满了蜘蛛网。

    “很久没有回来了,自从你曾祖创立镖局后,就从这搬了出去,只是偶尔回来一趟。这么多年了,你曾祖走了,你大爷爷一家也不在了,更没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连连叹息道。

    林舒轻声提醒道:“爹,我们先去佛堂吧,屋子遮不住火光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先去佛堂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缓过神来,带着林舒来到后院。穿过了几间屋子,来到了佛堂。

    佛堂居中悬挂着一幅水墨画,画的是达摩老祖的背面。佛堂靠西有个极旧的蒲团,桌上放着木鱼、钟磬,还有一叠书。

    林舒随手取过一本书,顿时尘土扑面,他只好用衣袖遮住口鼻,将书上灰尘轻轻抖落,原来是一本南华经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普通的佛经。”林震南在一旁举着烛台,看到了林舒的动作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舒尴尬的笑了笑,把经书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袈裟那么大,应该很好找的,爹,这佛堂有没有甚么机关暗门呀。”

    其实林舒已经知道袈裟藏在哪了,刚才顺着画像中达摩右手所指的屋顶瞥了一眼,原著就是在这里找到袈裟的。

    但此时不能直接提醒林震南,只能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“哪有甚么暗门,你就是话本小说看多了。要是有,你爹我自小在这长大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林震南一边翻着蒲团,一边打趣道。

    林舒装作寻找的样子,好奇的打量着堂前挂着的水墨画,似乎想把整幅画的每个细节都看个透彻。

    林震南在四周翻找了一遍,回来看到林舒入神的样子,解释道:“这幅画画的是少林的达摩祖师,是你曾祖亲手所绘。”

    转而又问道:“难道平儿你怀疑袈裟和这幅画有关?”

    林舒故作神秘的说道:“爹爹,你看画像中达摩的双手……”

    林震南定睛一看,画像中达摩背对着两人,左手放在背后,似是捏着一个剑诀,右手食指指向屋顶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确实古怪。”林震南喃喃自语。以前看过很多次,都没有觉得有甚么奇怪之处,今日被平儿一提醒,只觉得这幅画诡异异常。

    “爹爹,不妨试试看,这说不定是曾祖留下的提示。”林舒建议道。

    林震南思索了一会儿,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他身子纵起,双掌对准了图中达摩食指所指之处,击向屋顶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泥沙灰尘簌簌而落。

    正在林震南失望之时,一团红色的东西从屋顶飘落下来,正是一件袈裟。

    林震南伸手一把接住,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狂喜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被找到了,居然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林震南在内心不住的感叹。

    “爹爹,这就是曾祖称霸武林的秘笈吗?”

    林舒凝目瞧去,只见袈裟上隐隐约约似写满了无数小字。

    林震南迅速展开袈裟,凝神定睛往袈裟上一看,吓的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只见剑谱第一道法决便是:“武林称雄,挥剑自宫!”

    林舒看到林震南的脸色,就知道是真的没错了。

    林震南拿着袈裟一目十行,面色越来越凝重,阴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林舒等到有些不耐烦了,林震南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爹爹,怎么了,可是剑谱不对?”林舒装作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震南无力的摆摆头,苦笑道:“平儿你要失望了,这剑谱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林震南把手中袈裟递给了林舒,说道:“你自己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林舒结过剑谱,果然不出预料,修炼剑谱的前提是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他装作大惊失色的样子,喊道:“这怎么可能!曾祖也修炼了这剑谱,不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恐怕你爷爷和大爷爷并不是远图公的子嗣,而是为了掩人耳目收养的义子。”林震南显得有些忧郁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一定,可能是曾祖娶妻生子之后修炼的剑谱呢?”林舒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为何剑谱抄录在这袈裟上,只因远图公原本便是个和尚,而祖屋中的佛堂也是因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疑惑我怎么知道,这都是写在袈裟后面的。”林震南惨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远图公在还俗之前便修炼了这门剑法,又如何在还俗后生下两个孩子的呢?”

    林震南一辈子为了林家,为了福威镖局奋斗,人生已经过了半百,突然被告知父亲并非祖父亲生的,这让他如何接受的了?

    林舒上前安慰道:“就算曾祖没有子嗣,但爹爹你与祖父的血缘关系总不是假的,爹爹和我的血缘关系也做不得假,这不就够了吗?”

    林震南沉默良久,苦笑道:“你爹活了这么大,竟还没有你这小子看的透彻,真是白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既然东西找到了,我们就先回去吧,别让你娘等急了,剑谱回去再研究。你可别偷偷修炼上面的功夫!”

    林震南瞪了林舒一眼,吹灭了蜡烛便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林舒熄了蜡烛赶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原路返回,不多时,便回到了镖局当中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剑宗旁门  洪荒之时间逆天  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