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威镖局当中。

    录有辟邪剑谱的袈裟正摊放在桌子上,林家父子大眼瞪小眼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王夫人也很纳闷,自从两人回来后,就一直表情严肃的,坐在那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她又不好询问,毕竟涉及到林家的一些隐秘,事情太过于敏感,但她心中已经有所猜测,应该和祖父远图公的秘笈有关。

    “平儿把事情说给你母亲听吧。”林震南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林舒把今晚的事捡重要的和王夫人说了一遍,特意强调了剑谱修炼前提,把曾祖的事情隐去了。

    王夫人听完以后目惊口呆,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邪恶的武功。

    “这创下秘笈之人,为甚么……为甚么要这样害人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苦笑着回应道:“创出秘笈的前辈,是个太监,所以这秘笈自然是依他的身体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王夫人双眉竖起,双眼一瞪,喊道:“不管这是甚么高深的秘笈,你们俩都不准修炼,特别是平儿,还没娶个媳妇给林家传宗接代呢!”

    林震南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这是自然,娘子,这么多年了,你还不知道我吗?对武功秘笈根本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妈妈,我都已经和爹爹说好了要拜入华山派,这剑谱就作为拜师礼送给岳大侠。”

    林舒朝林震南使了个眼色,林震南虽然疑惑,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来了。

    王夫人满意的点点头,便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还没走远,林震南就急迫的询问林舒:“平儿,为何你……”

    林舒抢在前面问道:“爹爹,这秘笈对我们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没用是没用,但毕竟是祖传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爹,华山派不是随便就能拜入的,据孩儿所了解,华山弟子只有二三十人,大多数都是从幼时抚养的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已经错过习武最好的年纪了,拜入华山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只能以剑谱打开门路了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迟疑道:“金银珠宝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林舒耐心解释道:“以岳大侠君子剑的名声,他一定不会收这些金银俗物,不然江湖中的名声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而咱们以剑谱问路,从诚心入手,结果就大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勉强点点头,同意了将剑谱当做拜师礼送出去。

    父子俩又商量了一些细节,决定了两天后,前往华山派拜师。

    深夜,厢房内。

    林舒将录有辟邪剑谱袈裟铺在了桌面上,一直没有仔细查看这门秘笈,如今一个人自然要好好看看。

    过几日需要秘笈拜入华山,却不能直接将袈裟带去,袈裟上不但记载着辟邪剑谱,还有一些林家的隐秘,这怎能让外人知道。

    因此需要这几日将剑谱抄誉下来,但武功秘笈不假人手,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辟邪剑法在笑傲江湖这个世界可是有这很大的名头,武林中一直流传着它诡异迅速的传说,而这样一本秘笈其实并不完整。

    辟邪剑谱是葵花宝典的一部分,乃是林远图结合华山派岳、蔡二人对于葵花宝典的叙述,结合自己的领悟,演化出的一门秘笈,这门秘笈包括来自葵花宝典的心法,和自己创出来的剑法,组合成为辟邪剑谱。

    所以辟邪剑法是葵花宝典的残篇,但是东方不败修炼的葵花宝典也并不完整,是抢自华山派的删减版,所以真将两门武功分个高低,还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但是两门秘笈都有一个很邪性的地方,原著中林平之提到过:

    天下习武之人,任你如何英雄了得,定力如何高强,一见到这剑谱,决不可能不会依法试演一招。试了第一招之后,决不会不试第二招。不见剑谱则已,一见之下,定然着迷,再也难以自拔,非从头至尾修习不可。

    其实这里说的太过于绝对。

    东方不败、岳不群、林平之这三人自宫修炼,主要是因为他们执念太深,东方不败想称霸武林,岳不群想要光大华山,林平之想要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一个是为了个人的欲望,一个为了集体的荣誉,一个为了内心的仇恨,这才是刺激他们选择去除男人的尊严,换取武力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林远图,他原本就是个和尚,对于他来说那话儿有和没有,并没有区别,所以他干脆选择了追求武学至理。

    虽然也是欲望促使他修炼了秘笈,但是他修炼秘笈之后的变化与以上三人截然不同,他仍然坚持本心,虽处俗世,心在佛门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诡异邪性的说法,只不过心性太弱,被欲望支配了而已。

    比如自己的便宜老爹压根就对辟邪剑法不感兴趣,避之不及,武功的强弱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感觉,甚至他可能连秘笈里一些高深的东西的都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再比如林舒自己,也对辟邪剑谱提不起兴趣,他知道以后会有更适合自己的功法,何必为了一个辟邪剑法放弃了做男人的机会,即使后面可能会有修复的办法,那也划不来。

    除非可以解决自宫的弊端。

    林舒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百余年前莆田少林寺方丈红叶禅师,便翻看过完整的葵花宝典,华山派岳、蔡二人也偷看过完整的葵花宝典,但都没有修炼这门功法。

    林舒认为有两种可能,第一种可能就是,完整的葵花宝典并没有自宫的说法,所以他们想不出通过第一关的办法,自然练不成。

    这点有可以做证明的地方:原书中辟邪剑谱上写着的是武林称雄,挥剑自宫。而葵花宝典上是欲练神功,引刀自宫。这点可以说明自宫这一点在原书在并没有提及。而后来两本书中的自宫可能是林远图和岳、蔡二人讨论出来的办法,但岳、蔡二人还没来得及修炼,秘笈就被抢走了。

    第二种就是葵花宝典对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,自然就不想自宫练剑了。但岳、蔡二人都能做出偷窥藏书的做法,连秘笈都看得似是而非,还能指望他们有多高的心性呢?说他们资质差,没看懂秘笈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还是第一种更可信。

    既然原版的葵花宝典可能就是无需自宫的,那就一定能找到修炼的办法。

    林舒想到了与葵花宝典极其相似的一门内功,先天功。

    这先天功修炼了之后体内阳刚之气会猛然增加,需要以寒玉床来压制。

    这和葵花宝典的欲火焚身极其相似,是不是也可以用寒玉床来压制葵花宝典呢?

    就算可以,这个世界也没有寒玉床呀。

    林舒摇摇头,算了不想了,迟早能找到办法。

    继续拿起笔开始誉写剑谱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  胜天传奇  妖途仙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