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分两头,这边林舒刚出大堂的门,便停了下来,说道:“劳师兄,麻烦稍等一会,我和镖局里的人交代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林师弟,请便。”劳德诺知趣的走到了远处等待。

    林舒点点头,转身说道:“崔镖头、季镖头,我已经拜入华山门下了,你们便回去罢。这一趟的辛苦我都见着了,都写在信里了,回去后大家都能拿到双倍的赏钱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面带喜色,高声欢呼,一个接着一个马屁拍到了林舒的身上。

    林舒淡然的笑笑,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给了崔镖头保管。

    这信在上山之前他便写好了,内容就是报平安还有告知已经拜入华山派,过段时间便可以派人来商议在陕西开分局一事。

    崔镖头领了信,便带着众人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林舒看到镖局众人下山了,回头去找劳德诺。

    “麻烦劳师兄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。”劳德诺摆摆手,笑着说道,“那我便带师弟去找房间吧,师弟可有甚么要求,目前有不少空着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林舒跟在后面,打量着劳德诺的背影,不禁感叹,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任劳任怨、待人和蔼的二师兄,居然是嵩山派的奸细,还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,居然连相处多年的师弟都能毫不留情的杀死。

    “此人暂时不要揭发,说不定可以为我所用。”林舒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林舒挑了一个靠近大师兄令狐冲的房间,便住下了。

    劳德诺忙前忙后的帮林舒整理房间,打扫灰尘,十分热情。

    林舒看到劳德诺的忙碌的身影,突然想到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劳师兄,问你个事,师父师娘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夜,明月当空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“师父,平之前来求见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正想和夫人一起研读这名震天下的武林至高秘笈,没想林舒突然前来求见。

    “是平之啊,进来吧。”宁中则看了一眼丈夫,回道。

    林舒推门进来后,装作诧异的样子,问道:“师娘也在呀,这……”

    师父岳不群看着林舒吞吞吐吐的样子,眉头一皱,训诫道:“事无不可对人言,而且你师娘也不是外人,有甚么不敢说的!”

    “师父,不是不能说,而是有些难以启齿……”林舒无奈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家族里一些隐秘,需要我回避一下。”师娘宁中则还是很善解人意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的,师娘。”林舒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师父可曾看了剑谱?”林舒看了一眼桌上的剑谱问道。

    岳不群愣了一下,回道:“正准备和你师娘研读一下你家的辟邪剑谱,难道剑谱有甚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翻看一下第一页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不知道这个新收的弟子在卖甚么关子,疑惑的翻开了第一页。

    顿时,岳不群便睁大了眼睛,说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宁中则接过剑谱一看,也惊道:“世上怎会有如此功法。”

    第一页正是林舒所誉写的“武林称雄,挥剑自宫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师娘,这就是为何我们林家除了曾祖林远图,其他人名声不显的原因。这剑谱的第一关就过不去。”林舒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岳不群沉默了良久,他原本以为这本秘笈会让自己离目标更近一步,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剑谱是真的没问题,他翻看了一下后面的口诀心法,确实真实不虚。

    那自己到底要不要修炼呢?

    突然林舒的话,打断了他的思考。

    “师傅,其实还有别的办法修炼辟邪剑谱,这也是我今晚来找您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岳不群和宁中则都把视线汇聚到了林舒身上,难道还有别的办法?

    其实,在来华山的路上,林舒就仔细研究过了辟邪剑谱,确实发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,那就是嵩山派左冷禅自创的寒冰真气,可发出至阴至寒的真气,修炼到极致,甚至可以将人全身冻僵,穴位封住。

    作为辟邪剑谱的配套内功不要太合适。

    但似乎此时并没有人知道左冷禅的寒冰真气,左冷禅还把它作为一个杀手锏隐藏着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能直接提到寒冰真气一事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林舒缓缓念起剑谱中的一段话:“功起热生。热从身起,身燃而生。由下窜上,燥乱不定。即便热止,身伤不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剑谱中的话,简单来说,就是练的时候会欲火焚身,于是前辈便想到了自宫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粗略的翻看了一下剑谱,点了点头表示同意,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别的方法呢?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查阅书籍后,发现了一个惊奇的发现,居然在几百年也有一本与辟邪剑谱相似的武学秘笈,并且被人用另一种方式练成了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和宁中则都被林舒所说的话吸引了,见到林舒停顿,不由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前辈究竟是如何炼成的?”

    “那位前辈不是别人,正是我华山派先祖郝大通的师父王重阳道长,他所修炼的先天功,会增加自身的阳气,助长欲火,于是他选了一块千年寒玉床,整日坐在寒玉床上练功,用以压制欲火,最后将先天功修至大成,问鼎武林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沉思着,王重阳前辈的名字他在华山派的一些书籍中看到过,当年修炼的先天功确实天下无敌,但是没想到其中居然有这样一段秘密。

    用千年寒玉床来压制辟邪剑谱的热气,看起来确实可行,但是这千年寒玉床去哪找呢?

    不过自己这个新弟子的一番话确实提供了一个思路。

    这时,林舒笑嘻嘻的说道:“弟子今晚来就是想说这事的,怕来的晚了,师父已经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听完以后不禁黑了脸。

    宁中则笑道:“那要给你记一大功。”

    林舒看着岳不群漆黑如碳一般的脸色,赶紧开溜。

    “师父师娘,我徒儿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没等回话,林舒就小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岳不群看到这一幕,不禁哑然失笑,摇了摇头,还是和冲儿一样,小儿性子。

    但看着林舒的背影,为什么总有种上当的感觉呢?

    岳不群百思不得其解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  胜天传奇  妖途仙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