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震南夫妇俩听下头人禀报说,林舒回来了,还带了几位华山派的师兄,最重要的是华山掌门的宝贝女儿也来了,连忙出来接待。

    林舒一位一位的给两人介绍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的大师兄令狐冲,生性豪爽,最爱美酒。爹爹你珍藏的那些好酒可得拿出来给我师兄尝尝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一听儿子这话,就知道这大师兄是个重点需要打点的人物,热情的拉着令狐冲的手笑道:“令狐贤侄,酒是放心喝的,管够,喝不完带回华山都行。”

    令狐冲见到林家并没出甚么事,林父又很热情的邀请自己喝酒,自然欢天喜地的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爹,这是我二师兄劳德诺,在华山上一直对我很是照顾,帮了我不少忙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连忙道:“劳……贤侄,承蒙你在山上照顾小儿,来了镖局不要拘谨,就当在自己家。”

    劳德诺微笑点头回应着。

    在林舒介绍两人时,王夫人一直在旁边打量着岳灵珊,似乎是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林舒一看到王夫人的样子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了,刚想拦住,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长得可真俊,不知道有没有许了人家呀?”

    林舒赶紧打岔,苦笑道:“妈妈,这是我的师姐岳灵珊,人家早就对大师兄心有所属了,你可别在这乱点鸳鸯谱了。”

    岳灵珊本来只是有点羞涩,听到林舒的话不由又羞又恼,就像被戳穿了心事一般,喊道:“好你个小林子,也来编排起你师姐我的事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追着林舒满厅堂乱跑,非要把林舒抓到出一顿气。

    令狐冲看着小师妹娇羞的样子一阵傻笑,心里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林舒自然是不打算拆散这对鸳鸯,他把岳灵珊当做自己的妹妹看待,既然令狐冲和岳灵珊两情相悦,就经常有意撮合他俩了。

    林震南看天色晚了,知道他们长途跋涉、骑马奔波,都很累了,便给三人安排了房间,让下人领着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林舒和林震南夫妇俩聊了两句,也回自己房间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林舒便找到了三人,想带他们去逛逛福州。

    刚出大门,劳德诺就说自己转转想一个人走,令狐冲没多想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不用想一定是给嵩山派在附近的探子报信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师姐,既然二师兄不在,我带你们去打猎吧?”

    林舒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岳灵珊听了眼睛一亮,连忙喊道:“好呀好呀,我长这么大,还没玩过呢,爹爹总是这个不许,那个不许,现在我出来了,看他怎么管,哼!”

    令狐冲也是颇为意动。

    林舒见两人都同意,挥手招过来一个汉子,吩咐了几句,不多时,就牵来了三匹马。

    当先一匹马全身雪白,马勒脚蹬都是烂银打就,正是林舒的那匹小雪龙!

    其他两匹也是不差,一匹是稍矮一些枣红色的母马,是林舒特意为岳灵珊选的。

    另一匹则是乌黑发亮的高头大马,精气神十足。

    两人都很喜欢,骑在马上,看来看去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林舒看着笑道:“师兄师姐,你们要真的喜欢,带回华山就是,不值得甚么!”

    令狐冲也不矫情,笑道:“平之,师兄就不跟你客气了,回了华山一定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小林子,算你有心了,之前你打趣师姐的事就算了,回了华山一定罩着你。”岳灵珊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底下人把弓箭配齐后,三个人带着两个镖头,便拍马出发了。

    五骑马一出城门,林舒双腿轻轻一夹,白马四蹄翻腾,直抢出去,片刻之后,便将后面四骑远远抛开了。

    好久没出来了,小雪龙有意在别的马前表现自己,不多时,就超了好远了。

    林舒回头笑道:“师兄师姐,你们可得快些呀!”

    令狐冲倒是不在意,喊道:“平之,你这可真是一匹宝驹呀,看的师兄都眼馋了。”

    岳灵珊却有些急了,忙道:“小红,你可跑快点,别让小林子落下了。”

    这才过多久,她连名字都给马取上了。

    林舒正想调侃两句,这时,树林中突然窜出了一头黄兔。

    顾不得多说,他取下背上的长弓,从鞍旁边的箭袋中取出一只雕翎,弯弓搭箭,刷的一声响,一头黄兔应声而倒。

    “平之,好箭法!”令狐冲在远处看到了不由大声喝彩!

    郑镖头纵马赶到,笑道:“少镖头,这一箭,怕是连大兀鹰都能射下来。”

    史镖头也在一旁附和道:“确实好箭,少镖头去了华山才一年,武艺就有如此大的进步!”

    林舒挥了挥手,哭笑不得:“行了,你们俩,把我说的这样厉害,谁要是真信了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岳灵珊在一旁不服气,说道:“是呀是呀,小林子哪有那么厉害,这个兔子我都能射中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四人哄然大笑,还不等小丫头恼羞成怒,几人便赶紧拍马溜了。

    打了两个多时辰,林舒又射了两只兔子,两只雉鸡,没有打到野猪和獐子之类的大兽。

    令狐冲和岳灵珊都是第一次骑马打猎,结果自然不理想,也就令狐冲射中了两只兔子,岳灵珊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岳灵珊愁眉苦脸的看着林舒:“小林子,你是不是有甚么诀窍?”

    林舒扭头笑道:“这哪有什么诀窍,我经常玩罢了。”

    又看了看天色说道:“大师兄,已经晌午了,前面有个酒招子,咱们去喝一杯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正好把今儿打的新鲜兔肉、野鸡肉,炒了下酒。”

    令狐冲一听,眼神一亮,迫不及待的催促道:“还是小师弟懂我,咱们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舒笑着纵马向北跑去,四骑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不多时,前面路边就出现了一个酒招子。

    林舒一勒马,飘身跃下马背,缓步走向酒肆。

    店主人蔡老头抢出来,接过他手中的马缰,奉承道:“少镖头,好久没来了,今儿打了这么多野味呀,当真箭法如神呀,当世少有!”

    林舒笑着说道:“今个带我师兄师姐来你这尝尝鲜,我可打了包票了,老蔡你可得拿出真本事。”

    史镖头拿了一只野鸡、一只黄兔,交给蔡老头道:“一切照旧,银子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郑镖头赶紧上前拉开长凳,用衣袖拂去灰尘,请林舒三人坐了,两人去另一张桌子坐下。

    刚坐下,蔡老头便先打了三斤酒上来,令狐冲忙拿起斟了一杯,尝了一口,喜道:“果真好酒!”

    林舒笑道:“这是此处的招牌竹叶青,师兄喜欢就多饮些,不误事的。”

    令狐冲笑着点点头,又斟了一杯酒,正待再喝,忽听得马蹄声响,两乘马自北边官道上奔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剑宗旁门  洪荒之时间逆天  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