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匹马来的好快,倏忽间便到了酒招子外面,只听有一人喊道:“这里有酒招子,喝两碗去!”

    林舒听到话声,是川西口音,扭头望去,只见两个汉子身穿青布长袍,将坐骑系在店前的大榕树下,走进店来。

    林舒瞳孔一缩,这一幕可不就是林平之灭门惨案的开篇吗?

    这两人头上都缠了白布,一身青袍,却光着两条腿,脚下赤足,穿着无耳麻鞋,与书中描写的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林舒正待观望之时,没想到那稍年轻些的汉子向林舒这边晃了一眼后,竟径直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眼睛便直勾勾的向岳灵珊瞧着,突然伸出右手,眼看就要碰到岳灵珊了。

    林舒眉头一竖,抬起一掌便将汉子的手拍开了。

    “不带眼的狗崽子,敢摸我师姐,手不想要了,就剁了!”

    这时,令狐冲和岳灵珊也明白发生了什么,立即按剑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年轻汉子反而笑道:“贾老二,你猜这兔儿爷在骂谁?”

    令狐冲见这两人不但调戏小师妹,还辱骂林师弟,怒从心生,便用剑挑起桌上的一把酒壶,使了点巧劲,兜头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年轻汉子一时没反应过来,刚想避,便被酒壶砸到,酒水撒了一身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岳灵珊看到这一幕,由怒转喜,拍手笑道:“大师兄,好样的!这一手太解气了。”

    郑、史两位镖头看到事情变严重了,也忙抢到三人身旁,准备帮忙。

    旁边那贾姓汉子忙扶住年轻汉子,问道:“余兄弟,没事吧?”

    余姓汉子一把推开扶他的汉子,朝林舒几人大骂道:“不识好歹的龟儿子,老子在逗你玩儿,龟儿子却当起真来!”

    郑镖头上前喝道:“放干净你的嘴,这位可是福威镖局的林少镖头,也是你敢辱骂的!”

    说罢,左手一拳便要打出,林舒一把将他拦住了,他自然知道郑镖头不是对手,毕竟对面再不行,也是余矮子的儿子。

    那余姓汉子见林舒似乎有息事宁人的意思,愈发得意,冷笑道:“福威镖局的少镖头?从来没听过!那是个干甚么的?”

    林舒懒得听他多说,纵身而上,喝道:“专打你这狗崽子的!”

    他左手挥拳击出,那姓余的早有准备,想侧头避开。

    不料林舒左拳突然张开,拳开变掌,化为一式横扫,一招“雾里看花”,啪的一声,直接打了姓余的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这一掌林舒使了几分内力,力度极大,打的姓余的一个踉跄,眼冒金花,差点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林子,打的好!就这样打!”岳灵珊在一旁看着那余姓汉子吃瘪,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令狐冲则握着剑把,盯着场上的局势,只要林舒稍有劣势,便拔剑帮忙。

    余姓汉子似被这一巴掌扇懵了,好一阵儿才反应过来,不由大怒,一个飞脚直接向林舒踢来。

    林舒冷哼一声,懒得和他多做纠缠,悄悄运转了内力,抬起一脚就踹了回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姓余汉子一声惨叫,瞬间就倒飞了出去,躺在地上,捂住右腿不住的惨叫。

    那个贾姓汉子,大吃一惊,没想到一眨眼功夫,战斗就结束了,忙上前扶起余姓汉子,焦急的叫道:“余兄弟,余兄弟!”

    他正要转头理论一番,但见林舒一行五人,人多势众,果断放弃了。

    抱起人上了马,来不及解缰绳,用匕首割断了,带着人纵马跑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,瞧他们那样子,连小林子一脚都接不下来,还在那叫唤!”岳灵珊一脸得意的说道,就好像是她打赢了一般。

    令狐冲在旁边看的有些疑惑,难不成那小子竟弱成这样,连林师弟随意一脚都接不下来?

    就这水平还敢这么横?

    “少镖头武功大增呀!一个小贼只一掌一脚就收拾了!”两个镖头虽然惊讶,但没想太多,又在一旁大拍林舒的马屁。

    林舒摆摆手,坐下来,淡淡的笑道:“大师兄,咱们继续喝酒吃肉,别被两个登徒子影响了胃口!”

    听到林舒的话,郑镖头赶紧上前催促道:“蔡老头,野味可做好了?”

    蔡老头被刚才的打斗吓到了,听到这话,忙不迭的回复道:“好了好了,我去后面端出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伙计先将牛肉、蚕豆之类的下酒菜摆上了桌,不多时,蔡老头便从后面把做好的兔肉鸡肉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喷香扑鼻,让人食欲大增。

    令狐冲一看见美酒美食,立刻就忘了刚才的事,细细品味,不时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要是觉得不错,下次还来这吃。”林舒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岳灵珊也吃的很满意,点头同意,连说下次一定要来。

    五人酒足饭饱之后,便结了银钱,继续打猎去了。

    又玩了几个时辰,见天色晚了,才原路返回了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,只有林舒知道,这才只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林舒走到镖局大门口时,突然想到了,原书中这两位在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就被杀害了,于是叮嘱两位镖头道:“这两日你们小心点,别出去乱走。”

    两镖头也是人精中的人精,自然明白林舒话里的意思,都认真的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
    令狐冲严肃的问道:“林师弟,你怀疑这两人是武林中人?”

    岳灵珊则一脸懵懂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林舒点点头,说道:“不错,他们是四川口音,其中一个汉子称呼另一个为余兄弟,我猜他们可能是青城派的跟脚,之后可能麻烦不断。”

    林舒心中明白,那余姓汉子自然就是余人彦,乃是青城派余沧海的儿子。

    打了儿子,老子自然要出来,祸事也就来了。

    岳灵珊一脸不服气,说道:“小林子别怕,师姐保护你,咱们华山派从来就没怕过青城派,那个甚么青城派掌门余……沧海,打得过我爹爹嘛!”

    令狐冲也安慰道:“只要不是青城派掌门来了,大师兄都帮你给他打回去。”

    林舒笑着道:“那就麻烦大师兄和师姐了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听说他们回来了,邀请令狐冲和岳灵珊去参加专门为他们准备的接风宴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才发现二师兄劳德诺还没回来,但也没多担心。

    而对于白天的事,三人都没有多说了,这种事还是别让林爹担心的好。

    晚宴上,林震南特意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好酒,和令狐冲好一阵把酒言欢,俩人就差拜把子了。

    林舒无奈的看着两人越喝越多,直到两人都喝醉了,把两人扛回了各自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剑宗旁门  洪荒之时间逆天  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