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福威镖局这边。

    岳不群林震南俩人一番推辞之后,在厅堂坐下。

    林震南说道:“岳大侠远到光临,在下未曾远迎,当真是失礼至极呀!”

    岳不群笑着说道:“林总镖头分局遍布各省,家中富甲一方,江湖上哪个英雄好汉提到总镖不是拍手称赞,在下可当不起总镖头的远迎呀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开怀大笑,说道:“哪里哪里,不过是承蒙江湖上各位兄弟抬举,给我这老脸几分薄面,论名气可比不上岳大侠。岳大侠名满武林,在下可是神交已久,今日来到福州,当真是福建武林的大喜事呀!”

    岳不群笑道:“林兄,平之拜入我华山门墙,这华山派和福威镖局便是一家人。依在下所见,总是岳大侠、林总镖头的叫,这关系便生分了,咱们便以兄弟相称,林兄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林震南大喜过望,连连点头:“如此甚好,如此甚好,能和岳兄结交是林某的荣幸啊!”

    此时,林舒将备好的大红袍拿了上来,给几人都奉上了一杯。

    林震南举盏示意岳不群,说道:“岳兄,这可是难道一见的极品,前些年我花重金求来的,你品品这茶如何。”

    林舒接过话茬,说道:“师哥师姐,你们多喝些,爹爹平日里可舍不得喝这个,要不是师父来了,这茶怕是能再藏十年呀!”

    林震南瞪了一眼林舒,笑骂道:“你小子,你爹的家底都给你抖没了。”

    令狐冲看了一眼手中的茶水,好奇的问道:“这茶难不成是金子做的,连林伯父都舍不得喝?”

    林震南笑道:“若真的金子做的,那可便好了。令狐贤侄,你有所不知,这武夷大红袍生长于武夷山天心岩九龙窠,茶树仅存六株,每年只产出八两茶叶,物以稀为贵,这价值自然可想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皆是惊叹。

    品味一番,茶香浓郁,滋味醇厚,饮后齿颊留香,果然不愧为茶中珍品!

    一番品鉴之后,也该谈到正事了。

    林震南问道:“岳兄,此次前来福州,可是有甚么事要办?我林家虽说远不及华山派的名声,但在这福建,也是有几分薄面的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笑道:“没甚么要紧之事。前些日,平之收了封信,便要下山回家,虽然让小徒和小女跟着,但还是放心不下,于是我便来福建亲自走上一趟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拱手行礼,说道:“多谢岳兄,这份情意林某记着了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摆摆手,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接着说道:“本来岳某见林家无事,过些日子便准备回去了,没想到今早竟发生了这样的事,我只好现身与林兄一见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疑惑的问道:“这余......观主,难道不是岳兄......帮的忙?”

    岳不群观察着林震南的表情,摇摇头,说道:“并非我下的手,我还以为是林兄请的帮手,现在看来并不是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本以为是林震南修炼了辟邪剑谱,今日一看,林震南浑身绵软,气息虚浮,根本不像是修炼了秘笈的样子,那杀了余沧海的人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何人杀了余观主?”林震南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岳不群心疑可能是魔教行事,嘴上说道:“余观主此人行事狠辣,容易得罪旁人,被仇家找上门来,也不稀奇。疑惑的是,他为何千里迢迢来到了福州?”

    林震南闻言,叹息一声,说道:“他是为了我林家的辟邪剑法呀。祖父远图公留下的这辟邪剑法林氏子孙非但不能修炼,反而为我林家惹来了灭门之祸。岳兄,我也不瞒你,之所以让平之拜入华山派,也是存了几分留存香火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也不是傻子,走南闯北行镖这么多年,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

    岳不群故作不喜,说道:“林兄,何必说这样的话,你林家有事,岳某难不成会见死不救?”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可能是和林震南客气,但在了解了福威镖局的财力和影响力之后,岳不群已经觉得和林家合作确实是华山派崛起的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林震南夫妇实力不高,必定离不开华山派的帮助,更何况夫妇俩的独子拜入了华山派,双方联系的很是坚固。等到夫妇百年之后,这镖局的基业不都是华山派的吗?

    要是把灵珊许配给平之,那关系可不就更加亲密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便抬头看向了侍立在一旁、沉着稳重的林舒,又看了眼正在和岳灵珊说话、浑身懒散的令狐冲,不由竖起了眉头,心中暗道:看来我对冲儿太过宽容了,竟养出这样一副惫懒的性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剑宗旁门  洪荒之时间逆天  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