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笔翁呆滞的看向了手中的酒杯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逻辑没毛病呀,他只说喝了这杯酒就说,但没说他知道在哪,他不知道在哪自然是没看见。

    林舒看气氛有些尴尬,向丹青生问道:“不知是何宝贝,让三庄主如此焦急?”

    丹青生笑着说道:“我三哥前些日子不知从哪得来了一幅张旭的真迹,日夜临摹,宝贝的跟甚么似的,却不想今日竟然丢了。”

    秃笔翁用手上的笔指着丹青生,恼怒的喊道:“你不帮我便罢了,还在那说风凉话。”

    丹青生向后退了一步,摊手笑道:“我又没见着,怎么帮忙?”

    林舒在一旁说道:“三庄主不如去常经之处找找,庄内应该没人会拿前辈的字帖,说不定被搁在哪了。”

    丹青生点点头赞同道:“对对对,包老弟说的有理,你记性一向不好,东西丢了便赖我们,也不止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秃笔翁沉思了一阵,对林舒拱了拱手,握着笔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林舒连忙回礼,看着秃笔翁身后墨痕点点,不由感叹道:“三庄主也是个性情中人,如此不羁洒脱。”

    丹青生挟着酒桶给俩人满上,哈哈笑道:“他那可不是不羁洒脱,最多算得上不修边幅。”

    林舒饮了一杯,转而说道:“三位庄主我都见着了,都是隐于山水、极于一道的名家,人物潇洒自然不必多说。不知道大庄主,又是何等人物呀,真是令人心生向往啊!”

    丹青生哈哈大笑:“我大哥那可就难见到了,他整日里呆在他那石屋里,想让他出来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林舒有些犯难,因为关押任我行的地牢,正是在大庄主黄钟公的琴房之下。

    黄钟公是江南四友之中武功最高的,林舒还是很忌惮的,如果黄钟公一直不出来的话,林舒也很难混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黑白子肯定有办法进去。

    林舒暗想:这次进来的目的基本达到了,只要知道哪个是黑白子,就能进行下一步动作了。

    丹青生见林舒迟迟不动,不由催促道:“包老弟,继续喝呀,是不是不行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林舒暗中运起内力,逼出酒气,又饮了一杯:“怎么会,这酒再喝十年也不会醉。”

    晚上还有行动,林舒怎么可能陪丹青生喝到大醉呢?

    俩人边喝酒,林舒也在不断的套着话。

    “四庄主,这大庄主我就当真见不到了吗?”

    林舒表现的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丹青生嘿嘿一笑:“大哥有甚么好见的,还不如和我在这喝酒,多快活,我这除了这葡萄美酒还有三十多种美酒,包老弟不想试试吗?”

    林舒手扶额头,无奈的说道:“小弟这次来杭州是有要事在身的,可不能在梅庄待太久。”

    丹青生有些诧异,问道:“包老弟,你的意思是过些时日便要走?”

    林舒纠正道:“是今日。”

    丹青生急道:“包老弟,这酒还没喝尽兴呢?你怎么就要走了呢?”

    再三挽留,见林舒态度坚定,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不甘的说道:“至少要留下来吃一顿饭吧,不然说出去还以为我们江南四友不懂待客之道。”

    林舒犹豫了一会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丹青生赶忙喊道:“丁管家,快安排筵席。”

    转而对林舒说:“包老弟,我们梅庄的饭菜你可要尝尝,这可是我特意去皇宫抓的御厨做的,味道一流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剑宗旁门  洪荒之时间逆天  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