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桌筵席自然不必多说。

    俩人推杯换盏,吃的好不快活,黑白子和秃笔翁与林舒不熟,不愿和一个小辈一起,也就没来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林舒便提出告辞了。

    丹青生再三挽留,但依旧无果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之时。

    林舒白天已经将梅庄的布局看了个八九不离十,这天夜里便准备行动。

    一个纵身,悄无声息的跳进了梅庄,没有引起一丝动静。

    也亏得他这一身深厚内力,否则就这进门的第一步,就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林舒兜兜转转来到了一处房间前,等了好一阵,也没见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正在林舒以为今晚不会有人出来的时候,一个头发乌黑脸色惨白的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二庄主黑白子。

    林舒盯住的就是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黑白子和林舒可谓是“同道中人”,都觊觎着任我行的吸星大法。

    黑白子以自己看守的便利,每隔两月都会去找任我行,已经坚持了十二年,希望他能将吸星大法传给他。

    所以林舒只需要跟在黑白子身后,就能知道如何进入地牢,找到任我行了。

    黑白子走的是通往黄钟公居室的路,不一会儿就来到黄钟公的琴堂外。

    林舒悄悄跟着,但不敢跟的太近,毕竟他也没学过什么高深的轻功。

    但这是的黑白子也没功夫查看自己的身后,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前面了,偷偷摸摸的隐藏在假山后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门口。

    林舒暗道: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,这黑白子冰冰冷冷的,居然还隐藏着莫大的野心,连自己的三个好兄弟都骗过了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黄钟公便打开房门,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黄钟公行踪并无定时,有时隔几天出来一次,有时要隔上几月,完全就是个古代“宅男”,天天躲在房间看守着卧室之下的入口。

    黑白子也难以预测他大哥的行踪,他每晚都会来这里蹲守黄钟公,大多数时间是难以蹲到的,今晚可以说是运气不错了,但是林舒的运气更是不错。

    黑白子见黄钟公走远了,趁着这个机会,悄悄地溜进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看见黑白子的举动,林舒在外面等了一会儿,也悄然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林舒随意扫视了一下,便直冲内室。

    果然,刚进内室,便见内室床铺上的铁板已经被掀开了。

    那铁板四尺来阔,五尺来长,厚大半尺,摆在地上,显得甚是沉重。

    林舒知晓这秘门之上有机关陷阱,贸然关闭或者打开,都会惹的铃声大作,将梅庄所有人引来。

    但到了这里,林舒的目的基本就达到了,便直接纵身一跃,跳进洞里。

    到了下面,像是一个地道,墙壁上只点了一盏油灯,发出淡黄色光芒,十分微弱。

    林舒借着微光,瞧瞧的往前行了约莫两丈远,便见了一扇向内打开的石门。

    这地牢中几扇门的钥匙,估计都被黑白子给复制了一份,这才能时常来找任我行要吸星大法。

    走进石门,地道开始向下倾斜,看来是要深入西湖底部了,还是没见着黑白子的影子。

    又走出十几丈后,来到了第二扇门前,这次却是一扇铁门。

    林舒闷着头向前走,地道倾斜的角度不断变大,粗略计算恐怕已经深入地底百丈有余。

    真要是被困在这里,这地道中机关门户,重重叠叠,恐怕是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林舒想到这里,停下了脚步,原路返回,将几个门锁全给破坏了,才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地道转了几个弯,又出现了一扇被打开的门。

    这扇门与前面几扇不同,是由四扇门夹在一起做成的,一扇铁门之后,一扇钉满了棉絮的木门,其后又是一扇铁门,一扇钉满棉絮的木门。

    这扇门就是为了防止内力深厚之人,运用内力直接强行破开牢门,棉絮的作用便是吸取力道的,再有力度的一掌,打在棉花上,也是在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林舒顺手把这扇门给破坏掉了,又往前走了数十丈,不见再有门户,墙壁上的油灯也开始断断续续,便知道快要到地方了,脚步也开始放轻,尽量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此时地道之中不仅光线微弱,需要摸索而行,又因为处在湖底,十分潮湿,林舒只带了一会儿,便觉得呼吸不畅,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这时,突然听见前面出现了说话的声音,林舒赶忙停下脚步,果然见到前面灯光之下,有一个人影,侧耳分辨,正是黑白子。

    只听那黑白子问道:“任先生,这几日天气好热,你老人家身子好罢?”

    看来他也是才来不久。

    这时,便听见牢里传来一个老年男子浓重的叫骂声,出语粗俗,一听便知是个市井俚人。

    “去尼玛的天气好热,知道热还不把劳资放出来,别在那假惺惺的关心劳资!”

    正是前魔教教主任我行!

    林舒听到任我行的声音,赶紧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黑白子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任老爷子,不是在下不想放,只要你答应在下的要求,在下自然会助你脱困。”

    牢房中人大声叫骂:“你们四个狗杂种都是一样德行,特别是你黑白子,对劳资而言,没有半分信誉可言!”

    黑白子无奈的笑笑:“任老先生,你一世英雄了得,何苦在这地牢之中和腐土同朽?,只须你答应了,在下言出如山,放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言语之间语气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任我行可不买他的帐,大声叫道:“滚蛋!快给我滚的远远的!”

    黑白子也不动怒,显然这样的事他在十二年间,已经见了很多回了,可能前几次还会动怒生气,但这么多年了,任我行骂来骂去也就那么几套,他早就波澜不惊了。

    “任老先生,我每隔两个月便来问你老人家一次。今日七月初一,下次来恐怕要到九月初一了,希望你老人家能在这段时间仔细考虑考虑我说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,滚蛋!”

    黑白子也就例行公事般的一说,根本没想着任我行能答应他,说完便准备原路返回了。

    林舒听得他们谈话像是结束了,果然没过多久,便远远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既轻且快,正在缓缓向这边走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剑宗旁门  洪荒之时间逆天  仙山我作主  丹修之道  江湖奇功录  我不可能是剑神 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 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  永生才能不灭